兽药

发展牛羊用疫苗潜力有多大

日期:2014-12-16 15:31 来源:中国畜牧兽医报作者:zhairuina点击量:

     全球新兽药研发以宠物药品和牛用药品为主。数据显示,2002年~2010年欧美研发的新药中,宠物药品最多为120种,其次为牛用产品80种,马58种,猪56种,禽用45种,鱼和羊分别为4种和6种。我国的情况是,2010年~2013年兽用生物制品注册的情况看,牛羊则仅12种,其他的93种。

我国以猪禽为主的产品结构与国外以牛猪为主的结构明显不同,原因在于我国的禽畜种类结构与其他国家存在差异。全球经济动物疫苗中,牛、猪、禽、其他约分别占44%、29%、19%和8%的市场份额,而我国经济动物疫苗中,猪、禽、牛羊马、兔约分别占49%、43%、7%和1%左右。

现实:与猪禽疫苗差距巨大

  “牛羊用疫苗的使用有限,疫苗研发投入、疫苗注册数量、生产企业数量等,相比猪、禽和宠物用疫苗有很大的差距。”日前,在第五届兽医大会召开期间,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研究员赵启祖博士表示。

  畜禽品种疫苗之间的差距很显然。但随着饮食结构的变化,以及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奶制品需求量的增加,我国牛羊业养殖的发展前景仍然看好。

  另一方面,疫苗技术进步也是不容忽视的。第二代疫苗,传统疫苗,主要基于动物或鸡胚传代获得的弱毒疫苗。据了解,由于毒力可能返强和难以保证对所有宿主动物都安全,1979年OIE第30届大会规定,弱毒疫苗免疫的动物只能向使用弱毒疫苗的国家出口,此后除中国外全球基本再无弱毒苗使用。

  赵启祖介绍,随着技术的进步,目前的疫苗生产基于细胞培养、分子生物学研究,已经在基因组学、纳米技术、蛋白质组学、佐剂、抗体技术、结构生物学、免疫学等领域广泛涉及,具备准确筛选抗原、精细疫苗配方和免疫策略,从而使得设计和使用合理疫苗及免疫方案成为可能。

方向:空衣壳疫苗最有希望

 

口蹄疫:空衣壳疫苗产业化存疑亟需突破

  目前,全世界牛羊用口蹄疫疫苗主要O-Asia1二联苗、O-A-Asia1三价疫苗。

  针对我国目前口蹄疫疫苗的格局,赵启祖博士称,农业部在近两年在监管上,出了不少措施。“我国口蹄疫疫苗生产有其特点,因为是国家定点生产企业,他们生产的企业,国家统销。疫苗质量这几年,是议论的焦点。但随着这几年疫苗市场的变化,很多疫苗是用户说了算,不需要招标,也就是市场苗。市场督促企业进行技术改进,疫苗技术改进,质量有了很大提高。”

赵启祖称,“在我国,口蹄疫的防控,牛羊不是大的问题,猪的问题很大,因为猪的免疫有很多空白点。”只要防控到位,牛羊口蹄疫疫苗免疫效果相对较好。养殖户和乡村兽医是口蹄疫防控的第一道防线。民众与政府须紧密配合,严格执行“早、快、严、小”的防控策略。

  口蹄疫疫苗,有没有好的疫苗,新型疫苗的研究情况如何?目前国内外研究都特别重视口蹄疫疫苗的研制,但是一直没有新型疫苗面世。“因为现在口蹄疫疫苗,包括基因工程疫苗,研发远远达不到灭活疫苗的免疫水平。”赵启祖称。

  他认为,口蹄疫疫苗最有希望的一种新型疫苗就是空衣壳疫苗,但短期内空衣壳疫苗产业化不了。

  据了解,英国研究机构近两年在空衣壳疫苗研究取得不少进展,问题集中在该疫苗产量和装配的效果上。

  “他们的确做了新型疫苗,研发的系统构建都无问题,但产量起不来,达不到生产的要求。在口蹄疫疫苗领域,新型疫苗研制还是有很大难度。近年,在空衣壳疫苗在装配效率方面,特别在空衣壳装配里口蹄疫病毒有个3C蛋白的功能方面的问题,即3C蛋白和口蹄疫衣壳蛋表达中的问题。目前有一些进展,未来口蹄疫空衣壳疫苗还有一些突破。”

  据记者了解,业内曾有提及,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研制的空衣壳疫苗已在我国部分省区应用,但未见公开的效果反馈。

小反刍兽疫:标记疫苗方向极为重要

  “小反刍兽疫(PPR)对我国而言属于新病。2007年,最早在西藏阿里地区发现。当时免疫和防控的办法是将其控制在阿里和阿里边界地区。去年年底该疫情从新疆开始,到今年4~5月份,包括四川、湖南、湖北不养羊的地方也发生了小反刍兽疫。为何在内地遍地开发?疫病的防控,不仅仅在疫苗上。应该是有多方面的问题。”

  他表示,“感染与免疫鉴别诊断是未来疫苗研究很重要的方向。在这方面是有很多可做的。”

  赵启祖表示,目前很多单位在做标记疫苗,重组山羊痘PPR疫苗,可以保护山羊痘和PPR,好处是可以进行免疫诊断。目前国内外已经发了很多文章,但目前还未上市。他称,现在新型疫苗研究和应用遇到了瓶颈问题,要是能够突破,还是很有希望的,诸如耐热保护剂疫苗、新型载体疫苗都是未来的主要方向。

羊痘:灭活疫苗研究方向不确实

  羊痘是家畜中最严重的一种痘病,发病率达50%~80%,病死率达20%~75%,给养殖业带来较大的危害。

  痘病毒是已知最大的病毒,能够刺激机体产生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具有很强免疫原性,机体免疫以后也很坚强。据了解,羊痘目前在世界各国有增多的趋势。2007年~2009年我国的新疆、甘肃、宁夏、青海、陕西、福建、贵州等地频繁发生绵羊痘疫情。目前用于羊痘预防接种的疫苗主要是羊痘弱毒疫苗。

据了解,有学者建议用灭活的痘病毒作为预防制剂来降低动物对传染性疾病的敏感性。但赵启祖则表示,灭活疫苗是研发的一个方向,但灭活疫苗对羊痘来说,以细胞免疫为主,病体测不到,效果不会太好,目前国内羊痘疫苗弱毒疫苗优于灭活疫苗。

 

布鲁氏杆菌病:S2株活疫苗有局限性

  作为人畜共患病的一种,布鲁氏杆菌病一直备受业内重视。

  目前全世界所用的疫苗中,美国用的是S19疫苗,流产布鲁氏杆菌S19疫苗和流产布鲁氏杆菌RB51疫苗,但对羊无效。马耳他布鲁氏杆菌Rev.1疫苗,主要用于羊。

  国内防控布鲁氏杆菌病的疫苗,主要有A19(新疆天康)、M5或M5-90,以及S2。M5因为危害比较大,所以已经停用。A19和S2是我国主要使用的疫苗。

  据记者了解,S2弱毒苗,我国70年代始正式用于羊布鲁氏杆菌的防治。S2对怀孕母羊安全,不会导致怀孕母畜的流产,可直接通过饮水给苗,保护期长达2年~3年。S2疫苗对猪、牛和羊均能产生良好的免疫,且对超强毒的马尔他型布氏杆菌的攻击能提供40%~60%的保护。通过对比试验证明对羊的布氏杆菌免疫保护效果大大优于经典的Rev-1弱毒疫苗株。由于其毒力较弱,因此在我国被广泛使用。80年代中期,S2被引入英、法、德等国。S2株活疫苗对人体具有一定的毒性,对奶牛场的饲养员、繁殖员和兽医形成潜在的威胁。S2的保护率较S19和Rev.1低约10%~20%。

  “但OIE对S2的评价并不高,S2疫苗,我国CDC报告也显示,多位点串联重复序列分析(MLVA)可能与流行毒株有关联。目前而言,A19对于牛,特别是奶牛有比较好的效果。S2在目前对牛羊猪都免,但不能注射,只能口服。”赵启祖解释说。

牛粘膜病:疫苗比不上做净化

  牛粘膜病,当前并不引起人们的关注。牛粘膜病是由牛病毒性腹泻病毒(BVDV)引起的一种极为复杂,呈多临床类型表现的疾病。

  赵启祖表示,这种疫病在我国散养的肉牛和黄牛怎么关注,但奶牛场比较关注。欧洲、北美采用CPE毒株制备基因修饰活疫苗和灭活疫苗;E2亚单位疫苗,免疫效果不确切。

  “疫苗不是万能的,我们主张做净化。”赵启祖称,他们所在研究团队此前从新疆三个地州采了180多分血清,不同地州的血清抗体不用,研究发现持续感染牛抗体为阴性或可疑,抗原为阳性,并可以监测到活病毒。结果显示,牛场如果坚持5%左右监测并淘汰,可逐渐做到净化。

  “疫苗是一方面,但是综合防控牛粘膜病,逐渐淘汰是大型奶牛场发展的方向。”

  牛传染性鼻气管炎:企业已申报相关疫苗但未进入临床试验

  “牛传染性鼻气管炎,特别是对奶牛的呼吸道疾病综合防控是很关键的。”赵启祖表示。

  他说,对于该病的防控,国外疫苗控制的目标非彻底消灭牛传染性鼻气管炎病,进行免疫以后,虽不能预防病毒感染,但可大幅度降低感染动物向外排毒的可能。

疫苗的研究方向,必须安全且不引起疾病、流产、局部或全身性反应;对于机体遗传起稳定作用。”赵启祖称国内有企业已经申报,北京有个别企业,但均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牛羊细菌病:关注剂型改进和抗原纯化

  目前牛羊细菌病不成散发性,不形成大规模的病,“但这些病的免疫是必须做”,赵启祖称,主要用灭活疫苗,而且免疫效果不错。

  据他介绍,目前防治的研究工作,主要做的是剂型的改进,以及抗原的纯化和浓度的提高;再有,就是和其他的疫苗进行多联研究。

前景:产品结合服务最受欢迎

  “我们不是造不出好疫苗”。目前国内在口蹄疫疫苗上,就有诸如定制苗、高价苗、招标苗,业内普遍反映定制苗就是比招标苗效果好,这说明我国能够生产高质量的疫苗是没有问题。

  “我国招标苗只有几毛钱,几十年不变。性价比高的疫苗,市场自然要考虑企业的生产成本。”

  针对目前牛羊的免疫疫苗有效期限,赵启祖说,“现在国内合格的疫苗质量效果可以保证四个月以上。”

   对于疫苗效果的问题,他解释到,苗株是全世界都在使用的疫苗毒株,这说明疫苗安全性没有任何问题。像羊小反刍兽疫疫情,是因为目前对于流行病学史没有弄清楚。“大规模实现羊的调动,最让我们头疼的不是免疫、疫苗的问题,而是流行病学的问题,是流行病学和我们实际工作没有结合起来。”

  历史上,疫苗在传染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诸如在治疗天花、牛瘟、脊髓灰质炎、牛传染性胸膜肺炎上都是功不可没的。

  但他也指出,目前很多人抱有一些误解:只要一有传染病,首先考虑的是什么什么疫苗;而且对于疫苗的使用,是随心随心所欲,想起什么打什么,盲目跟风。疫苗生产企业则为做疫苗而做疫苗,推销疫苗,忽视为什么做,为何而作的问题。

  “我们必须摒弃疫苗万能的防控理念,深知传染病的防控是多种措施的综合,疫苗仅是综合防控措施之一。”

  赵启祖称,牛羊用疫苗方面的研究是有发展前途的,有前瞻性的企业和科研单位应该多考虑。不管是企业还是科研人员,开发高效、廉价、使用方便的联苗,同时提供综合使用措施与技术服务是主要方向。

我们牛羊疫苗的研制、销售不要走禽类疫苗的模式,应走综合服务模式,不管是企业、个人,还是畜禽养殖户都是很欢迎的。”赵启祖表示。

(责任编辑:zhairuina)
分享到:
 
上一篇:中国已成为全球动物保健品行业发展最快的市场
下一篇:未来的兽医服务模式?

设置首页- 招贤纳士- 广告服务- 访客资讯- 联系我们- 保护隐私权- 免责声明- 公司介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20 www.aaf-i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必博娱乐_必博娱乐手机版_必博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京ICP备1707105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